6.0

2022-09-02发布:

人与动牲交小黄文乡下的女医生

精彩内容:


  近些日子身子衰弱的很,江教授又打來電話問我論文的進度,我心裏暗罵著,我就兩顆腎保持我的精力狀態,這沒日沒夜的,又是蒐集材料又是寫改的,既要寫的有思想,文詞運用又要專業,這羅馬可不是一日建成的,按這進度多半是豆腐渣工程,不過我也知道江教授除了會借鑒一下,還真不會照搬,心裏著沒必要這幺關心她,她都結婚了,于是我決計早早的胡謅完,然後回村裏修養一段時間。杏吧首回到村莊,我就臥在床上昏睡了一天,我對江教授的事情是很上心的,雖然常常搪塞她,但這都是表面的,背地裏我都是全心全意爲江教授服務的,所以我是有意被江教授玩弄于股掌之間的,任她榨乾我的靈魂,這不是傻,各取所需而已。

  我醒來感到腰部陣陣痠疼,估計是這段時間坐多了,還有受到的打擊也挺大,于是我換上衣服就往村診所趕去,我就兩顆腎,我生怕它們出幺蛾子,我最愛護的就是它們了,這都拜江教授所賜。我走在馬路邊上,樸素的村民向我問好,我故作平靜的開朗的回應他們,但他們不知道的是我的腎比剛才還要痛,我迫不及待的要離開,身上已經汗涔涔的了,他們又問我去哪?纏著我不放,我看著這一張張蠟黃的臉,心生不悅,我告訴他們去看病,卻不告訴他們我的腎可能出問題了,雖然他們是老江湖,說不定有更好的土方子可以治我,但我也怕偏方沒能治好我,反而更令我的腎遭殃,于是不再理會,徑直的往診所跌跑去。

  到了診所,一幢村綜合辦公樓,下午的時候竟然一個人也沒有,我穿過大門,又拐進了一個小門,我想醫生不會休假了吧,這是常有的事,或者就是去別的村了,我總是能遇到這種情況,想到這裏腎疼的更加厲害。

  我扶著牆向靠中間的房間走去,創造門是關著的,眼見一瞥牆上挂著一個透明的玻璃牌子,裏面有張卡片,上面寫著余蕭蕭,下面一欄寫著在職,左側一張半身照,白色襯衫紮著馬尾樣子很清秀,于是我有禮貌的用指關節叩了叩門,創造房間裏一點聲音也沒有,我又敲了敲,這時門開出了一條縫,透過門縫,只見一個身穿白色大褂的女子,剛剛從桌子上爬起,白白的臉蛋上還留著紅印,她睡眼惺忪的望著我,整了整身上的白大褂,露出玉質般的手,招呼我過去。

  我立即屁顛屁顛的端坐在余醫生的側邊,余醫生用她烏黑明亮的眼睛上高低下打量著我,彷彿打量著一只脫了殼的王八似的,我下意識的想摀住自己的私處最後摀住了腰,急忙笑道,“醫生我的腰有點痛”,余醫生瞅著我,臉上露出皎潔的笑意,她臀部向前挪了挪,身子微微向我靠來,我聞到一股淡淡的清香從余醫生的發上傳來,一是放鬆了戒備,冷不丁余醫生用她冰冷有力的手指掐了下我的腰,我立即疼的抽扭了起來,啊啊的叫嚷著:“我的腎…”我恨的直咬牙,然而我是個憐香惜玉的人,從不斥責女人的,我憋著氣,回到座位上,兩眼直勾勾的看著余醫生稚嫩的臉,她用手摀住嘴笑道:“年輕人,別太操勞。”

  我想我必定是被曲解了,而且她一個小丫頭片子對我說年輕人,還別太操勞,彷彿她長我許多,懂的也比我多似的,我感到受到前所未有的淩辱,我解釋道:“我是坐久了,才…”我想起了前段時間一直和江教授一起那個,頓時洩了氣,我坐在椅子上深吸了一個口吻,叫道:“小丫頭片子,開些藥給我”。誰知這余醫生一咬嘴就張開兩條細長的大腿坐在我的大腿上,兩手臂搭在我的肩上,挺起的胸脯正對著我的臉,我能感到到乳房的溫熱,我一臉驚愕的擡開端望著她的臉,她含笑的告訴我,這需要以毒攻毒才行,我頓時慌了神想趕緊逃開,這時余醫生的大腿夾緊在椅子的兩側,“別動”我的腰被逝世逝世的抵在椅背上,我的雙手不自覺的落在余醫生的腰上,她瞪了我一眼,又釋然的看著天花闆,我看著她的光滑潔白的頸部,頓時精蟲上腦,我把上身伸直,手臂圍繞著她的小蠻腰,用嘴輕輕啃咬著余醫生的頸部,余醫生身材雖然排擠,但還是努力的逢迎著我的攻勢,她身子後傾的像把弓似的,前胸依舊高高挺起。

  我一把抱起余醫生的大腿,讓她的上身躺在桌面上,兩腿懸在桌面外,她似乎有些嗔怒但很快就安靜了下來閉上了眼睛,我的膽子更加的大了,我將余醫生的白大褂的扣子扭開,把裏面的雪紡衫向上捲起一直捲到鎖骨處,順勢將文胸也推杏吧首發到上面,雪白而飽滿的兩個乳房渾圓渾圓的,我又迫不及待的脫去她的內褲,扔到一邊,然後抱起她,讓她的背靠著牆壁,她含情脈脈的看著我,眼神有些迷離,我用粗長的手指插進她的陰道裏,她忍著,沒叫出聲,但呼吸變得激烈,我用手指摳了一段時間,陰道已經濕潤,我抓住陰莖領導著就往她的穴裏塞,她終于意識到我的危險,示意我快停下,我哪裏顧得那幺多當著她的面就進去了,我的頭貼在她的乳間,雙手抓著她的手,激烈的蹭動著身材,她就像只白色蝙蝠似的被壓在牆上高低蹭著。

  這時我們聽見外頭有人進來,我趕緊把陰莖從她的陰道裏拔出,她臉色潮紅的,忙把我往病床下塞,我被塞進去後,就聽見一個粗犷的聲音在門口響氣,“余醫生我頭痛,幫我看看”,我看見余的內褲就在我的眼前,趕緊抓過拽在手裏,心想如何是好,大漢走過去,坐在余醫生的側邊,我看見余的臉色依舊绯紅的,不過白大褂已經扭上,我的恰好能看見她的雪白的雙腳露在大褂外面,我知道她的下面什幺都沒穿,下面就漲的厲害。

  余很快就開好了藥給大漢,大漢見四下沒人,竟然起了歹念,他一把抱住余,余反抗,成果白大褂就被扯了下來,余的下身裸露無遺,陰毛在白色的肌膚下分外的顯眼,空氣瞬間安靜了,“我操,本來你是個騷貨”大漢驚喜道,然後就一把抱起余往呆的病床上面扔,余大叫著,這時大漢將褲腰帶解開,宏大而漆黑的陰莖一下子立了起來還散發著惡臭,大漢的褲子從長滿黑毛的大腿上滑下,我急忙摀住鼻子,可還是能聞到,床吱吱呀呀的響動著,余的哭聲和尖叫聲很是清楚,這時大漢抓住余的腳腕,將余的大腿離開,我看著他開端踮起腳,我想完了,要插了,還是不帶領導的,單刀直入,我氣的牙癢癢,余的叫聲變得越來越苦楚,我意識到那東西已經進去了,就在我的頭上,我從大漢的一側爬出,一看這大漢長相簡直就是一只豬,我掄起一個瓶子就往他腦袋上拍,他沒來的急反響,就向前傾倒了壓在余的小身闆上,我將大漢的手抓住往後拖,余急忙示意我停下,我放下大漢的手,看了看余渾身被汗濕透,嘴裏還咬著一小撮頭髮,余看見我惱羞成怒道:“不早上”我一時也不知道如何是好,還是趕緊將大漢從她身上挪開才是,余委屈的含著淚罵道:“他娘的,牲畜”我不知道是罵我還是罵這牲畜,我湊近一看了不得,這大漢的陰莖完完整全的抵入了余的身材了,余見我在一旁發呆,又氣又急,叫道:“我下命令,你將他拉走”我回到大漢的後頭抱住他,余用手臂支撐起身材,兩眼楚楚動人的,“拉”余叫道,我嘿的往後邁著,余光看見余已經扭作一團,手裏逝世逝世的抓著被缛,“拉”她又嚷著,我只好不顧一切的拖著大漢往後拖,終于那根宏大的陰莖從余的陰道裏拔出,我見已經成功一把甩開那大漢,“咚”一聲大漢的頭著地,陰莖還是筆挺的挺起,我心裏暗罵,轉眼看見,正在合攏的陰唇,心裏又起了壞念頭,余站起身一個巴掌落在我的臉上,火辣辣的,“你得爲我負責,這事都賴你”余憤憤的盯著我,我一把抱住她,“我負責,負責你的一切”,她推開我又是一個巴掌,我被打蒙了,癡癡的站在哪裏,“站著幹嘛,快收拾收拾這個大塊頭”余白了我一眼,我剛忙找來繩子將他五花大綁,扔進了儲物室裏。

  余說他的傷勢不會傷及生命,但最好我的那一下可以打的他失去記憶,這樣我們就沒有麻煩了,可是談何容易呢,我和余兩人真是想破了腦袋,也不知道怎幺處理這個大塊頭,這時天色已黑,余讓我看著他,自己去關門。

  碰,我操,我罵道,這個大漢既然自己解了綁,還晃著腦袋走過來,宏大的陰莖惡狠狠的指著我,問我那娘們哪去了,竟敢襲擊他,我斷定我是打的他失憶了不過他好像忘了是我打的,卻莫名其妙的怪到了余的身上,我嚥了嚥口水,保持沈默,我暗自祈禱余離開診所了,這時余手裏拿著一盤水果進來,一看見大漢和原地不動的我,頓時撒腿就跑,這時候大漢追了過去,“啊”我知道余被抓住了,大漢將余拖進儲物室,淫蕩杏吧首發的看著我到:“哥們你有福了,給你看看什幺叫做愛”我依舊沈默,余拚命的嚷著,擊打著大漢的身材,大漢淫淫的笑著,這對于他就像是按摩,大漢的陰莖早已經等不及了,大漢用蠻力脫去余身上的衣服,余白嫩的身軀瞬間多了許多條紅痕,余趴在地上激烈的掙紮著,余知道那東西的厲害,大漢看余動作幅度越來越激烈,一把擡起與的臀部,陰莖塞進陰道的過程中大漢的包皮瞬間打開,余失望的呻吟起來,大漢抽送的速度越來越快,我看著余的陰唇隨著大漢的陰莖的抽動,翻進翻出的,自己的陰莖也開端挺了起來,大漢享受的拍打著余的屁股,余呀呀的叫著,乳房的影子在牆上晃來晃去,大漢的淫笑聲充滿著全部房間,我籌備再找個稱手的兵器將他打暈,可這回這個大漢一邊操著余,還時不時的淫蕩的望向我,示意我也過去試試。

  我操你奶奶,我心裏暗罵著,陰莖撐著褲裆十分不好受,余的喘息聲已經沒有明顯的反抗痕迹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聲又一聲的淫叫,我更加的受不了了,腎感到疼的厲害。大漢看著我難受的樣子,停下動作,拔出筆挺的陰莖走了過來,我猛一擡頭看著這陰莖還是有倒勾的,就是向上彎曲的,頓時感到余很是可伶,大漢拍了拍我的肩旁推著我到了余的面前,余疲憊急了,身上汗涔涔的,汗珠結成水滴從她的乳頭上墜落,余似乎沒有什幺主觀意識了,大漢笑了下,又回到余的兩腿之間,持續將陰莖塞入余的陰道,抽動著,肉體的碰撞聲蓋過了余的呻吟,大漢叫我堵住她的嘴,我保持沈默,大漢有些急了,我只好抽出我的陰莖直直的指著余的腦袋,大漢道“大哥,不會虧待你的,女人一起玩才有意思”說著就抓住余的頭髮,余疼的擡開端,眼淚不斷的從眼裏溢出,余看著我的陰莖遲疑了一下之後,就張口嘴,用眼色示意我進去,我始終不動,大漢氣的吹鼻子瞪眼,向前抵著余,余向前爬了幾步一口含住我的陰莖,我幾乎快昏阙過去,我努力的正視著余,余的眼神更加堅定,我知道她想這樣之後讓這件襲擊大漢的事件就徹底過去了,我們就不會被他找麻煩。

  大漢滿意的看著我,露出欣慰的笑容,我暗罵他十八代祖宗,大漢又往前抵近,余的身材也跟著前進,可這回被我的陰莖擋住,于是余只能把臀部翹的老高,腰部更彎曲,才幹緩解前後的壓力,我的性慾達到極限了,我的精液從龜頭噴出悉數射入余的口腔裏,余有些惱羞成怒,惡狠狠的看著我,我趕忙向後退了幾步,余咳嗽著,嘴角還挂著我的精液,隨著身材的擺動一起擺動。我不得不佩服這個大漢這一個姿勢用了兩個時辰,我蹲坐在一旁,陰莖疲憊的搭在陰囊上,不過一看見大漢和余跟兩只狗一樣交配著,陰莖又漲了起來,大漢將陰莖抽出把余如同小孩尿尿一樣的姿勢抱在懷裏,示意讓我躺下,我只好躺下,大漢將余的玉門對準了我的陰莖按下,我可以感受到余的激烈扭動,大漢將余按在我身上,余的乳房貼著我的身材,軟軟的,余見是我急忙抱緊了我,哭泣。我原認爲這大漢已經結束了,卻哪裏想的到…余嘶聲裂肺的叫著,抱的我喘不過氣來,我感受到余的身材在我身材上前後移動著,我知道那大漢在肛交,我抱住余的後背讓她的頭部靠在我的肩上,余儘量不發出聲音,大漢見余一點呻吟都沒有,抽動的更加激烈,余破口大叫著,擺脫開了我的手臂,45度角直起身子,碩大的乳房在我的眼前晃著,“啊”大漢嘶吼了一聲,拔出陰莖在余的股溝上射精,滾燙的精子從股溝流到了陰唇上,大漢滿意的穿上褲子,此時余已經無力的躺在我的身上,大漢走了過來拿了余的內衣褲,把文胸扔給我,示意我們結盟了,我給了他一個堅定的眼神,他才放心的離開。杏吧首發大漢走了之後,余漸漸的恢複了意識,她創造自己還在我的陰莖上,又惱又氣,我知道她又要扇我,可是她的肝門應當都炸裂了,所以沒有扇我,我緊緊的抱住她,她在我耳邊說道“老娘竟然被那種貨色姦汙了”我抱著她:“我對你負責”,余聽後直起身子釋然的笑著,“持續?”她問道,“可以嗎?”我不敢確定她還遭遇的了遭遇不了,“管他娘的,你直接操我就是了”余又急又羞的嚷道,于是我抱住她的跨在我的陰莖上激烈摩擦,余嗯嗯的叫著我知道還有來自肛門的痛,我快忍不住了,我讓他伏在地面上,和大漢剛才用的姿勢一樣狗式,我激烈的抽動著陰莖,任其摩擦余的陰道,余的哀求聲我一概不顧,我決定內射,射到她的最深處,突破她的子宮頸,射入她的子宮,然後對她負責一輩子…第二天,我收拾好行李,就帶著余回到學校,江講解安排了校醫一職給余,余和我同住在校外,有余在身邊照顧身材健朗了很多,余也更加的成熟鄭重了。

  新來的村醫我看過了,一個肥頭大耳的胖寡婦醫生,于是我設計讓大漢和她交和,誰叫我們是盟友呢,後來聽說大漢瘋了,因爲胖醫生性交手段極其蠻橫,所以大漢遭遇不了,呵,讓他也嘗嘗被硬上的滋味。

  

Contents


嚴選免費成人小說
同事阿飛的妻子        我喜歡操嬌小的       大長腿美女房東和學生的我        我與舊情人的一次激情       銷魂試衣間
秀雲的淫亂車展        青春媚體話唐熙        暑假調教        性福並快樂著
玩物之李萍篇        

人与动牲交小黄文